相关文章

医疗垃圾黑链条调查:废玻璃瓶装新药卖至全国

来源网址:

  医疗垃圾变身“添加剂”  医疗垃圾黑色链条调查

  各种来自佛山市各大医院未经过处理的医疗垃圾堆积如山

  医疗垃圾被称为头号危险废物,相关条例明确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转让买卖

  ■专题策划:新快报记者 张英姿 张小奋

  ■专题统筹:新快报记者 陈海生

  ■专题采写:新快报记者 郑光隆 林良田 周达标 王吕斌 陈海生 谭欢 刘操

  揭西县僻静的深山老林里,黄色塑料袋包装的医疗垃圾堆积如山,亮晶晶的针头、斑斑血迹的纱布……这些未经过任何处理的医疗废物,来源包括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佛山市第二人民医院、佛山市中医院、佛山市南海中医院等。

  医疗垃圾,在我国《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被称为头号危险废物,另外《医疗废物管理条例》中也明确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转让、买卖医疗垃圾,也禁止在非贮存地点倾倒、堆放医疗垃圾或者将医疗垃圾混入其他废物和生活垃圾。

  那么,这些医疗垃圾是经过何种途径流出?最终又流向何方?新快报记者进行了持续数月的暗访调查。

  山路两边遍布医疗垃圾

  今年2月底,来自揭西县南阳乡睡鱼坑村隔壁村的村民向新快报报料称,有人在睡鱼坑村的深山老林里大规模分拣医疗垃圾,粗略估计,有10吨之多。他担心这些随意堆放的医疗垃圾,未经任何防护可能会给村民带来传染疾病,而分拣后所遗留的针头随时可能扎伤进山的村民。

  沿着238省道从普宁流沙往揭西的方向行进,在普侨区拐入一条县道后,就进入普宁与揭西交界的一片山林里。穿过揭西县南阳乡睡鱼坑村,驱车沿着泥泞的山路爬行半个小时后,山路两边赫然出现黄色成袋的医疗垃圾,脏兮兮的输液瓶和输液管,有的扔在路边的草丛里,有的挂在树枝上,残破的黄色医疗废物专用包装袋里,散落出发黑的纱布和医用手套。

  更多的医疗垃圾堆在不远处的开阔地带。人还未靠近,就已经闻到一股臭味,苦涩的恶臭味让人直欲作呕。这堆医疗垃圾未做任何防护措施,甚至连简单的围屏和遮盖都没有。带着针头的一次性针筒和输液管、各钟试管、药瓶等常见的医疗器具散落在地上,有些针头、试管、针筒和输液管还带有已经发黑的血迹,让人触目惊心。

  分拣后卖给废品收购站

  据村民介绍,山上的医疗垃圾从去年开始出现,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拉来的。他们知道有一位村干部在做这个生意,当时他还请村里的农妇上山分拣,每人一天一百元。“没有多少村民愿意干这种活,除非是那些智力有问题或者实在找不到其他工作的。”

  据报料人透露,分拣出来的医疗垃圾打包后,堆放在山脚下的一处平房里,积累到一定数量就卖给附近废品收购站。而与揭西交界的普宁市里湖镇,就是广东省两大塑料废品回收集散地之一。2月份记者第一次暗访时,发现山脚的平房房门紧锁,从窗户望进去,里面码着几十个圆鼓鼓的编织袋,从袋口的缝隙依稀可以见到,里面装的是一些输液瓶之类。

  3月10日记者第二次进山探访时,发现山上的医疗垃圾依然堆积成山,而平房内的那几十袋东西却不见了,去向无人知晓。记者仔细查看,发现平房前的空地里,存在着填满的痕迹,拨开泥土,记者看到,一些无法处理的医疗垃圾被掩埋,其中包括针头。记者连续蹲守,山上的分拣点和山脚的平房依然毫无动静,有村民表示,因为近段时间风声比较紧,所以停止了分拣。

  按2007年7月1日起施行的《广东省医疗废物管理条例》,医疗卫生机构应当按照感染性废物、病理性废物、损伤性废物、药物性废物、化学性废物分类收集、暂时贮存和运送本单位产生的医疗废物。禁止将医疗废物与其他废物、生活垃圾混装。医疗废物与其他废物混装的,应当按医疗废物处理。

  根据卫生部2005年发出的《卫生部关于明确医疗废物分类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规定“这类废物回收利用时不能用于原用途,用于其他用途时应符合不危害人体健康的原则。”

  ■村民说法

  分拣医疗垃圾在当地已多年

  在普宁市里湖镇一家废品收购站里,一名年过五旬的中年妇女告诉记者,分拣医疗垃圾在当地已有多年,几年前她就曾到附近的田厝寨帮一位收购废品的老板在山上分拣过。

  据她介绍,医疗垃圾里面挑拣出来最多的是针筒、输液瓶和输液管。按照老板的指导,分拣时,她们用钳子将针筒和输液管的针头拨出,再把针筒、输液管和输液瓶分类打包。此外,将其他医疗垃圾按照塑料、玻璃和金属分类。

  “后来觉得这活实在太脏了,没法干。”该中年妇女说,分拣医疗垃圾虽然简单,但也很危险。她说曾有个工友不小心被针头扎破手指,虽当场将伤口的血挤了些出来,但手指头还是肿了近一个星期才好。

  佛山暗访

  高明区一废品店老板说,佛山对医疗废品回收有严格禁令,做这行要和领导关系好

  “输液瓶回收有两种价格,里面有水的4000元一吨,将水放掉的话,每吨4800元回收”

  揭西县僻静的深山老林里出现的大堆医疗垃圾,这些医疗垃圾到底来自哪里?新快报记者在佛山暗访发现,有收购站以4000元到4800元一吨的价钱从医院回收输液瓶,该废品收购站老板称因与医院领导熟,医院才愿意将医疗废品卖给收购站。

  在填埋中心截收废品

  佛山市的垃圾处理点选址在高明区明城镇苗村一个山坳里,这里原是佛山市生活垃圾填埋中心,2008年以后增加医疗垃圾处理。

  自从苗村设立生活垃圾填埋中心后,就有些外地人来到这里“拣垃圾”为生。一些人还填埋中心旁边另外“开辟”了垃圾处理点,通过截收其他废品来盈利。来自四川的吴鸿耀就是其中一个,在新快报记者刚抵达苗村时,他就凑上来要与记者做生意。

  记者以某医院行政主管的身份跟他攀谈起来,吴鸿耀立即表示是否有医疗废品,他照单全收。“输液瓶、针管那些,你们丢弃的,包括包装的纸皮,我全部都要了。”吴鸿耀说。

  “针管你就不怕有病菌吗?”记者问道。

  “不怕的,我们做这个很专业的,这一带我做了最久,已经有10年了。”吴鸿耀说。可是当记者问道他收医疗废品后的用途,吴鸿耀则不愿透露,只称自己有独特的处理方法。

  不过,或许是看到记者是个新客户,吴鸿耀最后透露,自己也是将医疗废品卖给废品回收站,他很“自豪”地称,因为他在这一行做久了,附近许多废品店都卖他面子,所以只要是他卖过去的废品,废品站都给予高价回收。

  那么,到底有哪些废品站参与医疗废品回收呢?吴鸿耀只透露了一个地址:高明区人民医院更合分院对面的废品回收站。至于另外几间废品站,吴鸿耀则称以“商业秘密”为由不肯透露。

  神秘废品站大狗看门

  记者随后来到位于高明区更合镇的高明区人民医院更合分院(下称“更合医院”)对面,一间不起眼的平房在路边,平房外用低矮的指示牌写着“废品回收站”。记者走近看到,一名中年妇女正将自己收来的瓶瓶罐罐卖给回收站,记者简单环视了一圈发现,表面上来看该废品站门口堆放着易拉罐、塑料制品和玻璃瓶的生活垃圾,跟普通的废品回收站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旁边有间蓝色铁皮瓦围蔽的“仓库”显得比较神秘,“仓库”门口还有一条大狗看守,普通人只要一靠近大门狗就大声狂吠。

  看到记者上门谈生意,而且是医疗废品的生意,店主陈先生先是警惕地盯着记者,不过一段时间的交谈后,陈先生逐渐放松了对记者的警惕,他表示虽然佛山市对医疗废品回收有严格的禁令,但自己跟医院领导关系好,所以能够做这一行的生意。“佛山抓得很严,只要发现有一个输液瓶就罚10万元,一般人都不敢做的。”陈先生说,随后陈先生并且将记者带入“戒备森严”的仓库。记者环视一下该仓库,仓库内各种生活废品成堆,杂乱无序地堆放着,唯独有一堆废品堆放整齐,而且已经打包整齐,明显与其他废品区别开来。

  要联系好下家才能收货

  陈先生带着记者绕过其他废品堆,来到打包整齐的废品前,从里面掏出一个输液瓶对记者说:“输液瓶回收有两种价格,如果里面还有水的话,就4000元一吨,如果医院能分好类,将水放掉的话,价格更贵一些,每吨4800元回收。”陈先生仔细介绍着医疗废品回收的价格,除了输液瓶外,陈先生还指着旁边一个塑料袋称,里面的是病人用过的痰盅,尿盅,因为这些也是塑料制品,所以也能回收,回收价格也参照输液瓶的价格。不过由于已经打包整齐,无法将样品取出来,但从缝隙和形状和辨认出其中一个是尿盅。而对于输液管和针头,陈先生坦言“不好卖,不敢存货。”一定要联系好下家时才能收货,而且收到货就要马上运走,不能在废品站停留太长时间。

  “这些都是对面更合医院收过来的,这里废品店这么多,为什么他们(医院)愿意卖给我,那是因为我跟他们医院的领导熟,这医院的医疗废品都是我包了的。”陈先生毫不忌讳地说,之所以在医院对面开店,就是因为收医院的废品方便。

  ■医院现场

  “感染性废物”装进黄色专用袋输液瓶用黑色垃圾袋存放

  5月16日下午,新快报记者来到佛山市中医院暗访,在该院输液量最大的门诊输液大厅,记者发现位于卫生间的角落放置了5个垃圾箱或投放口。在一个三合一垃圾箱上,分出了三种垃圾分类投放口,其中一个标识为“生活垃圾”,另外两个投放口贴着黄色,带有医疗废物标志,分别标识为“感染性废物”和“损伤性废物”。而在三合一垃圾箱旁边,还有两个独立的垃圾箱,箱口标识为“玻璃瓶”和“塑料袋(瓶)”。

  在输液大厅,每当有病人输液完毕后,护士会将输液袋(瓶)与附带针头的输液管分离,针头连带输液管会被放入“损伤性废物”箱,而输液袋(瓶),则会根据其材质,分别投入“玻璃瓶”和“塑料袋(瓶)”垃圾箱中。

  当清洁工清理上述垃圾箱时,记者发现“感染性废物”和“损伤性废物”由黄色的医疗废物专用袋存放,而“玻璃瓶”和“塑料袋(瓶)”则用普通的黑色垃圾袋存放。清洁工表示,黄色医疗废物专用袋中的垃圾,将被运到医院的医疗废物暂存点,最后由专车接走销毁。而黑色垃圾袋中的“玻璃瓶”和“塑料袋(瓶)”,运走后是被销毁,还是被出售,她并不清楚。

  ■填埋中心

  输液瓶经高温蒸馏后填埋

  在采访中,据在该中心负责处理医疗垃圾的员工阿杰(化名)介绍,负责医疗垃圾处理的总共是四五个人,而且医疗垃圾处理站是整个垃圾填埋中心最核心的地方,除了负责处理的人外,其他人都不能进入。

  阿杰说,在2010年之前,医疗垃圾采用焚烧的方式来处理,但是在焚烧过程中会产生有毒的气体,而且处理成本比较高。2010年以后,新建了几条垃圾处理线,采用高温蒸馏的方式来处理医疗垃圾,所有的医疗垃圾进入处理站后,会被送到一个蒸馏室,然后蒸馏室产生900度以上的高温,将输液瓶等塑料制品融化后,拉去填埋。这种处理方法一来不会产生有毒气体,另外高温除了可以融化塑料制品,也可以杀菌消毒。除此之外,高温蒸馏以后的输液瓶体积,只剩下原来的百分之一不到,填埋的话占地面积很小。

  对于有无人从中将医疗垃圾私下拿出去卖?阿杰表示绝无可能,“运垃圾的车都是密封,过来直接到核心的医疗垃圾处理点处理,医疗垃圾带有病菌,马虎不得的,必须要高温才能消毒,流出去的话一旦被发现,后果很严重的。”阿杰说。

  ■专家说法

  未受污染的输液瓶可否回收还没有细则

  根据我国的《医疗废物管理条例》第十四条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转让、买卖医疗废物。禁止在运送过程中丢弃医疗废物;禁止在非贮存地点倾倒、堆放医疗废物或者将医疗废物混入其他废物和生活垃圾。

  广东省环保系统一位相关人士昨表示,医疗废物中带有感染性、病理性、损伤性、药物性的废物对环境影响很大,相关部门要求必须对此进行无害化处理,不允许未经处理流入社会。“具体的做法是,由医疗单位和企业签订协议,由医疗单位收集后交由处理企业进行处理。”他表示,整个过程不允许出现差错,医疗废物装进专用包装物或者容器密封后就不允许打开。

  该人士强调:其中受污染的输液瓶等塑料制品,打碎成“二料”,没进行无害处理流入社会,担心会造成病毒传染。

  不属于感染性的医疗废物是否可以用来买卖?该人士指出,在医疗废物中,确实存在过期的,没有用过的,没有和病人接触过的医疗用品,这些是可以按照一般固体废物进行处置的。

  此外,对于未受污染的输液瓶是否可以回收利用?该负责人指出,其实国内外都已有回收利用输液瓶的技术,但是卫生部门与环保部门还没有对此制定相关的实施细则。

  普宁暗访

  ●记者暗访普宁市人民医院,发现医疗垃圾有人开着货车上门收购

  ●药瓶按个算,瓶盖按斤称,由这家三甲医院大量流入到废品收购站

  山上让人触目惊心的医疗垃圾,其来源直指佛山。经过连续多日的暗访,记者发现不仅有省内外的医疗垃圾流入揭阳本地,而且当地的医院也有大量医疗垃圾流入废品回收市场,这其中包括了广东省首家县级三级甲等综合医院——普宁市人民医院。虽然医院的护工按照玻璃药瓶、输液袋进行了简单分类,但是整个分类过程中掺杂了针筒等国家明令禁止的医疗废物。

  第一次暗访

  “医疗废物”袋拣出玻璃药瓶

  4月13日上午,普宁市人民医院门前车水马龙,停车场停满了车辆,而患者和家属则挤满了各个科室。在医院综合楼背后的医疗废弃物储存室门前,也有另一番忙碌的景象:三名穿着护工服,戴着手套和口罩的女护工正在忙着挑拣和装裹玻璃药瓶。

  医疗废弃物储存室的墙角下,则放着几个打包严实的黄色纸箱,纸箱上标有“医疗废物”的字样和相关警示标志。除此之外,十来平方米大的医疗废弃物储存室里面空空如也。

  另外两名年轻的护工则坐在小凳上整理一堆容量较小的玻璃药瓶。用剪刀剪下橡胶盖子之后,扔到一个塑料盆里。接着将药瓶里残余的药液倒出来,放到身边的塑料筐里。积满一塑料筐后,就将瓶子整齐地装进放在地上的编织袋里,而橡胶盖子则直接用标有“医疗废物”的黄色塑料袋子打包。

  2

  玻璃药瓶每个可卖1毛5

  在医疗废弃物储存室前面的小院子里,几十个装满玻璃药瓶的编织袋堆积在一起。

  “大姐,这些瓶子卖不卖的?”记者以收废品的名义向一名年轻的女护工打听。

  “不卖的话,我们干吗要挑拣出来?”这名30多岁、讲普通话的女护工反问道。

  接着,她告诉记者,玻璃药瓶以个数来计价,每个0.15元;橡胶瓶盖按斤论价,每斤1.4元。

  记者询问玻璃药瓶的来源,这名女护工撇撇嘴说,这些玻璃药瓶都是医院各个科室遗弃的,因为她们是负责清洁卫生的护工,可以从医疗垃圾中挑拣出这些玻璃药瓶。

  “医院允许你们卖这些药瓶吗?”记者又问。

  “这些都是已经用过的药瓶,谁还管那么多?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干的。”女护工不以为然地说,只要跟护士长等科室领导打了招呼,自己就可以去挑拣。

  3

  装好货后当即掏钱给护工

  中午时分,一辆车牌号为粤VT3067的小货车径直开到医院的医疗废物储存室前,走下一名中年男子,该男子唤来另一名年轻男子后,两人一起将堆在医疗废弃物储存室前的编织袋往车上装。

  搬完十来袋玻璃药瓶后,中年男子到水龙头前洗了洗手,从裤袋里掏出一叠钞票,抽出几张给之前跟记者接触过的那名女护工。收了钱之后,那名女护工打开货车驾驶室,取出一叠空的编织袋,径直走开。继续搬了十多袋后,中年男子又停下洗手并掏钱给在一旁等候的老年女护工。

  此时,一名中年女护工赶到,跟中年男子打了声招呼后,直接在医疗废品中转站门口拉了一辆手推车,进入综合楼后门,分两次从一楼的楼梯底下拖出5袋装满硬物的编织袋送到货车前面,发出“哐当”的撞击声,同样,中年男子将其搬上车后,也掏了钱给这名女护工。最后,中年男子还将地上几袋标有“医疗废物”的黄色塑料袋也搬上车。

  4

  货车将医疗垃圾卸货在废品站

  记者驱车尾随在这辆粤VT3067的货车后面。货车出了医院后,来到普宁市324国道池尾收费站附近的一家废品收购站停了下来,并打开车厢门开始卸货,整个卸货过程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记者看到,这家废品收购站临时搭建在路边,没有任何招牌。值得一提的是,记者所看到的这个玻璃废品收购站,里里外外堆放的,无一例外,全都是输液瓶或者药瓶这些医用玻璃制品,有些瓶子里,甚至有未用完的药物。整个废品站异常邋遢,由于不通风,站内卫生条件又十分恶劣,不少瓶子堆上都长了霉。

  第二次暗访

  1 记者打听回收护工说已被承包

  4月14日,记者再次来到普宁市人民医院。在医疗废物储存室前,两名穿着便装的青年妇女在清洗和打包一次性的塑料输液瓶。她们脚上穿着长筒雨鞋,只戴着橡胶手套,没有戴口罩。其中一名年轻的女工负责用小型的裁纸刀将输液瓶划开,倒出里面残留的药液后,扔到身边的一个红色塑料筐里。另一名年长的女工则负责将塑料筐里的输液瓶装进编织袋里。

  “你们这些塑料瓶还要不要的?”记者向一名年轻的女工打听。

  “这些都有人收购的。”该女工告诉记者,输液瓶清洗打包后,有人会上门当废品回收,可以按其重量卖钱。

  记者以欲回收塑料瓶为由向这名女工打听价格,她摇头了。这时,另一名女工告诉记者,医院的所有塑料输液瓶已经被废品收购站订购了,签了一年的合同,年底才到期,所以不能卖给别人。她也拒绝透露其价格。记者看到,在医疗废物储存室后面的铁棚里和综合楼的后墙边上,已经堆满了一袋袋编织袋。

  2

  废品站的输液瓶堆成小山

  4月14日下午2时30分左右,一辆粤VS2112的货车直接开到了普宁市人民医院的医疗废物中转站,走下三名中年男子,将堆积在综合楼后面和中转站的编织袋搬上车,整个装货过程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直到车厢顶部超高了两米多,才开始盖上帆布并用绳子捆绑。

  随后,这辆货车直接往揭西里湖镇方向奔去。记者驱车一路跟踪,这辆货车最后开到里湖镇中学附近的一家塑料废品收购站停了下来,从下午6时左右等到晚上9时,依然不见有人卸货。次日中午,记者再次到该塑料废品收购站时,发现粤VS2112的货车已经卸货,编织袋堆放成小山似的,倾倒出来的输液瓶散落在地,混杂着一些针筒。该收购站里面堆积了成包的编织袋,没有招牌,当时只有一位老人家在看守。

  旧瓶装新药:氨基酸网上销

  流入食企

  ●普宁市美好保健食品有限公司,把经过简单清洗和消毒后的玻璃药瓶用来灌装保健食品

  ●工厂老板庄义浩说,主要代加工各类保健食品,其中就包括广州弘承持信贸易有限公司

  连续数日,记者蹲守从普宁人民医院流入废品收购站的玻璃药瓶,记者惊讶地发现这些玻璃药瓶,居然流入普宁市美好保健食品有限公司,经过简单清洗和消毒后,用来灌装氨基酸口服液等保健食品,而该保健食品通过网络销售流入市场。

  1

  药瓶进入收购站后分类卖出

  车牌为粤VT3067的货车从普宁人民医院拉走医疗垃圾后,直接送到324国道池尾收费站附近的废品收购站。

  收购站老板告诉记者,只回收玻璃药瓶,收来的药瓶分三种:一种是大瓶,打成玻璃碎片后当做废料卖到玻璃厂;第二种是小瓶,只有大拇指般粗,不用打碎,可以直接当做玻璃废料卖;第三种是中瓶,即容量250ml的,则直接转手卖出去,有人专门上门收购,但他拒绝透露别人收购后的用途。

  随后记者在该废品收购站内发现了普宁人民医院流出来的容量250ml玻璃药瓶,打包后整齐地堆在一边并盖上帆布。废品站老板明确地告诉记者,这些瓶子已被订购,正在等订购的厂家上门收货。

  2

  保健品厂从废品站运走玻璃药瓶

  随后几天,记者一直在该废品收购站蹲守。4月21日下午,一辆粤VS2964牌照的大货车进入记者的视线。这辆大货车直接倒车进入该废品收购站并开始装货。记者靠近观察,发现搬运工往车厢里装的货,是一包包装满玻璃瓶子的编织袋。

  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后,装满货的大货车进入普宁市燎原镇后,在燎原加油站对面,即乌墩洋一桥附近,转进一条臭水沟旁边坑坑洼洼的村道,开进一间蓝色铁门的小工厂,厂门写着“普宁市美好保健食品有限公司”,铁门紧闭。货车停在工厂后院里卸货,搬运工从车厢内搬下一包包装满玻璃瓶子的编织袋。

  记者从外围绕该工厂转了一圈,发现该工厂的规模并不大,占地几百平方米,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小作坊。

  3

  4月22日,记者假装借用厕所,进入该工厂的后院,发现前一天卸下来的编织袋,一袋袋整齐地堆在墙边。绕过后院,有一间简陋的平房,里面坐着几名年轻男子,正在整理一些透明玻璃瓶子。而在房间的另一边,几名工人正在清洗一大堆泡在水池里的玻璃瓶子。

  从这个房间旁边的小门,可以进入到另一个房间,三人围坐在一台类似清洗机器旁,从一头将瓶子塞进去,用不了十几秒,瓶子就会从另一头出来。当记者正想进入一探究竟时,却被里面出来的一名男子赶出来。记者留意到,该房间的墙壁上标着“生产车间,闲人勿进”的红色大字,但是从里面走出来的工人,没有穿洁净的白色隔离衣,也没有戴帽子,都是普通的便装。

  4

  “生产车间是商业秘密”

  5月10日,记者以采购商的名义进入普宁美好保健食品有限公司。工厂的老板名叫庄义浩。据他介绍,工厂主要代加工各类保健食品,以氨基酸等口服液为主。250毫升规格的口服液,是替弘承持信贸易有限公司华南分公司代加工,主要有“弘信牌天麻氨基酸”和“蛹虫草氨基酸营养饮品””两种口服液。

  “像这种250毫升规格的氨基酸,每天可以生产两万瓶。”庄义浩说,灌装后的产品,需要一周左右的沉淀。只要当天下订单,他可以在7天内发货。“你们不用担心我的生产能力,要多少就能生产多少。”庄义浩说,可以从他的工厂直接拿货,不用通过保健食品公司。

  其间,记者多次提出要参观其生产车间,但庄义浩均以“生产车间是商业秘密”为由拒绝。而后记者以电话为由走出办公室,边打电话边往生产车间的方向走,但还没靠近生产车间的过道,庄义浩立即就从办公室出来,大声说:“车间那边你不能去”。

  保健品公司总部在广州

  产品通过网络销往全国

  记者从“弘信牌天麻氨基酸”和“蛹虫草氨基酸营养饮品””的外包装上看到,这两种产品均由广州弘城持信贸易有限公司出品。随后记者通过网络查询到该公司的客服热线,接通后接线员明确告诉记者,该公司总部在广州白云区,但是产品都是通过网络销售,只接受网络和电话订单,公司并没有展厅,所以谢绝客户上门参观。

  记者发现有一家名为广州弘承持信贸易有限公司华南分公司的企业在网络上销售“蛹虫草氨基酸营养饮品”和“弘信牌天麻氨基酸”。5月10日,记者找到这家位于普宁市流沙池尾新春路12栋的公司。该公司的招商经理陈小姐证实了这两种产品均是广州弘承持信贸易有限公司出品,均由普宁市美好保健食品有限公司生产。

  据陈小姐介绍,以“弘信牌”为商标的保健品有几十种,其中有好几种都是由普宁市美好保健食品有限公司生产。陈小姐说,一个春节,仅仅普宁流沙这个销售点就发货18万到21万瓶。

  对比

  保健罐和药瓶外观一样

   针筒粉碎后每吨可卖8400元

  

    垃圾暴利

  

    ●每天至少有六七百吨塑料废品流入普宁里湖镇,近一成是医疗垃圾

  

    ●收废品的詹某介绍,分拣原始医疗垃圾一本万利,而且不用愁销路

  里湖镇,普宁市西北部的一个省级中心镇,省道238线横穿该镇,连接普宁流沙和揭西。据在里湖镇从事塑料废品回收行业将近20年的业内人士透露,里湖镇是广东省两大塑料废品回收集散地之一,全镇有两百多家塑料废品收购站,每天至少有六七百吨的塑料废品通过各种途径流入里湖的各家废品收购站,经过简单分类和打碎之后,销往全国各地。

  1

  塑料废品回收中转站

  驱车沿着省道238从流沙往里湖方向走,一进入里湖境内,只见省道两边的商铺大多都是门口堆着各类编织袋,上前打听,编织袋内基本上都是各种已打成碎片的塑料废品,这其中以生活塑料品为主,包括了矿泉水瓶、水桶、洗洁精瓶等等。步入各村庄的居民区,随处可见堆满了各类塑料废品的收购站和仓库。

  在里湖镇经营塑料废品收购站将近20年的詹先生说,“里湖的塑料加工厂并不多,但塑料废品收购站不少,相当于一个中转站。“据了解,塑料回收是里湖镇的三大支柱产业之一。整个里湖镇大大小小塑料废品收购站有200多家,基本上都是家庭作坊式。

  “我们将回收塑料废品简单处理后,再销往潮汕地区、省内其他城市乃至外省等地。”詹先生说,里湖的废品收购站做的基本上都是转手生意,全国各地都有塑料厂来里湖进货,有些熟客只需要一个电话打过来,里湖的收购站就会给对方发货。

  2

  医疗垃圾不用愁销路

  据詹先生透露,有人综合里湖境内各家地磅站的信息后,粗略估计平均每天有六七百吨塑料废品流入里湖的各家废品收购站。“高峰期上千吨都有可能,而针筒、输液瓶等医疗垃圾,占了将近一成。”詹先生说,医疗垃圾只占其中一成,是因为货源不如其他塑料废品充足,“所以只要能搞到医疗垃圾,在里湖不用愁销路,自然会有人上门来收”。

  詹先生说,流入里湖镇的医疗垃圾主要有三种途径:第一是将外地的医疗垃圾运到附近山上来分拣;第二是来自深圳、惠州、佛山等地,甚至是外省等地方已分拣好的医疗垃圾;第三是从周边的部分医院和拾荒者手中回收。

  詹先生提起,去年底,就有里湖本地人从外地运来医疗垃圾到附近梅林镇的山上,分拣出针筒、输液瓶等塑料废品后,转手卖给里湖各家废品收购站;今年初,詹先生的朋友从附近占陇镇的下架山买来大量已分拣好的针筒和输液瓶等医疗垃圾,都赚了不少钱。

  4月11日,在詹先生的废品收购站,其从角落处打开数包编织袋展示给记者看,里面全是拔掉针头的针筒,已经经过清洗,而在旁边的一个桶里,记者甚至发现了一些刚刚被分拣出来,未清洗还带着血迹的针筒。

  3

  分拣医疗垃圾一本万利

  据詹先生透露,几年前他曾经“承包”了普宁市人民医院和普宁华侨医院的医疗垃圾。他说,分拣原始的医疗垃圾可以说是一本万利。

  “听去过外地收购医疗垃圾的人说,不管开去的货车有多大,只需给对方5000元就可以拉走一整车的医疗垃圾。”詹先生算了一笔账:5000元加上运费,平摊下来,每吨原始医疗垃圾的收购费用只需几百元。正常情况下,在未分拣的医疗垃圾中,针筒、输液瓶、输液袋等塑料废品占了将近一半,还有三成是输液管,金属和玻璃等其他废品占不到一成,剩下一成是泥沙、废纸屑等不能回收的垃圾。

  而分拣出来的针筒卖给废品收购站,每吨是6000元左右,输液瓶(袋)每吨将近7000元,输液管每吨是6000元以上。“就只算针筒、输液瓶和输液管这三大块,平均每吨医疗垃圾至少可分拣出价值5000多元的塑料废品。而分拣出来的其他废品也是可以卖钱的,用来抵消分拣的工钱,绰绰有余。”詹先生说。

  “流入里湖镇的医疗垃圾主要有三种途径:第一是将外地的医疗垃圾运到附近山上来分拣;第二是来自深圳、惠州、佛山等地,甚至是外省等地方已分拣好的医疗垃圾;第三是从周边的部分医院和拾荒者手中回收。

  4

  输液瓶打碎后高价转卖

  据詹先生介绍,针筒,输液瓶等已分类的医疗垃圾,跟其他塑料废品一样,都是打成碎片后转手卖出去。其中针筒被粉碎后,除去内塞等杂质后,每吨可以卖到8400多元;输液瓶打成碎片后,每吨将近8000元。“有时输液瓶里面也会混有部分针筒,在打碎时都要挑拣出来。”

  4月16日上午,记者来到里湖中学附近的废品收购站(即从普宁市人民医院回收输液瓶的收购站),以购买塑料废品的名义进入里面,亲眼目睹了医疗垃圾变成塑料废品的过程。该废品是一栋临时搭设的平房,占地约两百多平方米,位于居民区内的一个三岔口路。院子里各种各样的塑料废品堆积成山,屋子里则堆满了大包小包的编织袋品。

  在屋子的最里面,有两部塑料切割机,几名工人正在往切割机的漏斗里倒塑料输液瓶,地上还散落着一些针筒。在机器震耳的轰鸣声中,输液瓶变成白花花的碎片从出口倾泻而下,流入旁边的水池里,一名小伙子正在用篱笆搅动水池里的塑料碎片,将其简单清洗后捞出来沥干并装入编织袋里。“这种就是用输液瓶打出来的,一吨7900元。”该收购站的老板娘自称是阿婵,她向记者介绍各种塑料碎片的价格,并明确告诉是用哪种废品打出来的。

  多家废品收购站收医疗垃圾

  类似于阿婵这种家庭作坊式的废品收购站,在里湖镇并不少见。只要是晴天,在里湖镇的各条村的大街小巷内,都可以看到有人在路边的空地上晒各种各样的塑料碎片。

  记者对里湖镇的这些家庭作坊式的废品收购站进行摸查,发现大多数都有涉嫌回收针筒、输液瓶等医疗垃圾。而且这些医疗垃圾被明确分成塑料废品的其中一个品种。

  “你们这里有针筒卖吗?”4月16日,记者在里湖中学附近的一家废品收购站内打听,该收购站的老板随即从里屋角落里堆放的几包编织袋中,掏出几个没有针头的针筒给记者看“货”。随后,记者在该废品收购站内,发现一个水池里,漂浮着一些针筒和输液瓶,池水已经变成了黄褐色。

  “现在没有加工好的现货。”这名老板说,只要报上所需的数量,他就会去惠州找货源并组织工人进行加工,而且保证都用针筒来打成塑料碎片,不会掺杂其他塑料废品。

  医疗垃圾变身“塑料添加剂”

  澄海寻踪

  ●因其质量较好,掺和到其他塑料碎片中,可做成色泽光亮的“二料”

  ●“二料”价格较生料便宜1000多元,用来做玩具,利润空间很大

  “二料”,玩具行业类的术语,指的是用回收废塑料加工玩具。经过废品收购站加工后,塑料类的医疗垃圾最终与其他塑料废品一样,都流入了塑料加工行业的“二料”市场。记者顺藤摸瓜,跟踪到一“二料”老板从普宁里湖收货后运到汕头市澄海区的整个过程。在澄海的“二料”作坊里,塑料类的医疗垃圾由于其原料较好且透明状,可以掺杂其他“二料”中,重新融化后,可以增加“二料”光泽。

  “因为输液瓶和针筒都是透明的,而且是用上等的原生料做出来的,质量较好,所以将其掺合到其他塑料碎片后,可以做成色泽较为光亮的‘二料’,这个过程用行话来讲就是‘提亮’(即增加其光泽)。”

  ——“肥仔”

  1

  “二料”主要卖给周边玩具厂

  记者在里湖的采访中,只要是做塑料废品收购生意的,都向记者提到了绰号为“肥仔”的澄海人及其几兄弟。因为“肥仔”几兄弟,隔三差五就会到里湖收购包括医疗垃圾在内的各种塑料废品碎片。由于“肥仔”收购时从不拖欠货款,受到了各家废品收购站的欢迎。

  经过多日的蹲守,4月27下午,在普宁市里湖中学附近,“肥仔”终于开着一辆车牌为粤DS2090的大货车进入记者的视线内。虽然下着大雨,但并不妨碍他进货。晚上7时许,“肥仔”终于满载而归。

  随后,记者驱车从里湖一路跟踪“肥仔”的货车,最后发现他将车开到澄海莲上镇永新乡洋心工业区内的一家作坊内。4月28日,记者以里湖废品收购站老板的介绍为由,通过电话联系取得“肥仔”的信任后,以玩具厂原料采购员身份进入到他经营的作坊内探访。见到有生意上门,加上又是“熟人”介绍,“肥仔”热情招呼,请记者到作坊内看货。

  “肥仔”自称姓余,经营“二料”已有十多年,对这一行非常熟悉。他经营作坊占地约1000平方米,分成两大区间,左边的车间一台塑料粉碎机和一台塑料切粒机,另一侧用来做仓库。仓库后面还隔开一部分提供给其侄子安装一台注塑机用来生产各种塑料玩具的配件。

  “这些‘二料’主要是卖给周边的玩具加工厂。”“肥仔”说,他作坊内各种“二料”齐全,而且经过他的再次精细加工,基本的可以当原生料来使用。目前他每个月的销量在80吨左右。而他所进购的货,超过一半来自普宁里湖。

  2

  提亮的“二料”要贵1000多元

  记者看到,仓库里堆满了几百包各种各样的塑料碎片和“二料”,其中就有几十包用输液瓶打出来的塑料碎片,其中还混有一些依稀可以看到刻度的塑料碎片。“这个也是针筒(输液瓶)那些的?”记者问。肥仔很肯定地回答:“对!这些就是用输液瓶打出来的,你买回去是无法直接上注塑机。”见到记者对塑料输液瓶碎片有兴趣,“肥仔”介绍说,输液瓶打出来的碎片比较薄,注塑机用不了。因此,在澄海各家“二料”作坊,一般不会单卖塑料输液瓶碎片。此外,因为输液瓶和针筒都是透明的,而且是用上等的原生料做出来的,质量较好,所以将其掺合到其他塑料碎片后,可以做成色泽较为光亮的“二料”,这个过程用行话来讲就是“提亮”(即增加其光泽)。

  “肥仔”解释说,普通“二料”重新融化后做成塑料玩具,其色泽肯定会比用原生料做出来的要差很多。但是用提亮过的“二料”可以做出色泽较为光亮的玩具配件。“看起来跟用原生料做出来的差不多,重量也相差不了多少,只是透光度会稍微差一些。”据“肥仔”透露,提亮后的“二料”价格跟提亮前相差将近1000多元。

  “这是每吨8000多元的‘二料’。而这些是每吨9400多元的,比8000多元的看起来要靓很多吧?”“肥仔”进一步透露其中的奥秘:这两种“二料”都是用同一种塑料碎片做成的,但后者是按一比一的比例掺合了输液瓶碎片,做成“二料”后可以卖出9400多元的价格。“你说这样还要不要加输液瓶进去?肯定要加!”

  据“肥仔”透露,针筒可以直接粉碎后当做“二料”。而一些档次较差的塑料碎片,在做成“二料”时就没有必要掺合输液瓶碎片,因为要将其“提亮”到满意的程度,需要加入大量的输液瓶碎片。“那样做不划算,本身输液瓶碎片的进货价格都要8000元一吨,价格上没有优势。”

  3

  “二料”做玩具利润很大

  “肥仔”表示,他对塑料这一行很熟悉,只要将玩具的样品拿来给他看,他就能找出适合的“二料”。5月12日,记者特意购买了一套档次较高的“迷你投圈”塑料玩具,再次来到“肥仔”的二料作坊暗访。

  “这些投圈都是用原生料做的。”“肥仔”见到记者出示的玩具,拿起其中的几个塑料圈说,“但是这些也可以用‘二料’来做,效果差不多的。只是其透光度会稍微差一些,但是没关系,基本上外行的人看不出来。”

  “肥仔”随后从仓库里拿出一些绿色的颗粒状“二料”跟其中的一个绿色塑料圈对比,可以看得出“二料”的颜色比塑料圈要暗淡很多。“颜色可以通过加输液瓶碎片和色粉来调整。”“肥仔”说,用他所出示的这种绿色颗粒,再掺一些塑料瓶碎片进入做成“二料”后,每吨的价格在9000元左右。而目前原生料最便宜的每吨也要一万多元,所以用“二料”来做玩具,利润空间就大很多。

  “用针筒和输液瓶做出来的玩具,也能检测过关。”“肥仔”说,玩具检测时,主要是查产品的强度、化学物质等各项指标是否符合标准。而针筒和输液瓶等医疗器械,按照国家规定都必须用上等的原料来制作,回收后做成的“二料”,各项指标都比较高,所以做成玩具后,也能检测合格。“比那些回收了几次黑色‘二料’还要好,那些都是用烂塑料的废品做成的,可能会含有毒物质,味道也不好闻。”

  “肥仔”也坦言,他也知道按照国家的规定,针筒等一次性的医疗器械使用后都必须集中销毁,但是这些医疗垃圾都是“好料”,当做废品回收可以卖出较高的价钱,所以大家都抢着去回收。

  4

  精加工的塑料碎片每吨加价1000元

  记者询问几种塑料“二料”的价格,“肥仔”的报价均比里湖同类型的塑料碎片要贵1000元左右。对此,“肥仔”并不否认,他坦言,做生意肯定要赚钱,而且他从里湖进购的各种塑料碎片后,还需要进行再一次精加工后才能变成“二料”。

  据他介绍,废品收购站只是对塑料废品进行简单的分类和打碎,所以从里湖进购的塑料碎片,邋邋遢遢且含有很多水分和杂质。水分主要是废品收购站对塑料废品进行初步打碎和清洗后,没有晒干或烘干。杂质是其他类型的塑料碎片和头发、泥沙等。

  因此,“二料”作坊从废品收购站买来的塑料碎片,严格来讲不能算是“二料”,因为还不能直接提供给玩具加工厂使用。他必须将这些含有杂质的塑料碎片进行挑拣,接着再次碾碎,用药水清洗干净后,再用机器甩干和烘干。几道工序下来,才能做出干净、干燥的“二料”。“每吨虽加价1000元,但扣除这个加工过程的损耗、水电费和人工费,我最多也只能赚几百元。”

  三无塑料玩具或含医疗垃圾成分

  玩具生产

  ●多使用较差的“二料”,有刺鼻的甲醛味,产品不合格,厂家也不敢印厂名和厂址

  ●业内人士透露,不用出口检测的玩具,基本上都会使用“二料”,反之则用原生料

  我国法律明令禁止医疗垃圾回流社会,必须按规定进行销毁。因为医疗垃圾中的病原微生物容易造成传染性疾病,所含致病细菌及病毒是普通生活垃圾的几十倍甚至上千倍。

  而根据“肥仔”介绍,遍布澄海大街小巷的“二料”作坊,加工出来的“二料”,基本上都是销给周边的玩具加工厂。而那些掺合了医疗垃圾的“二料”,也随之流入到玩具加工厂。经过注塑机加工后,变成了一件件玩具配件,最终组装成三无玩具流入到儿童手中。记者对这些玩具加工作坊进行暗访时,发现其中也有使用掺合医疗垃圾的“二料”。

  1

  多家作坊销售掺医疗垃圾“二料”

  除了“肥仔”的作坊外,还有没有其他作坊在制售掺杂医疗垃圾的“二料”?

  5月14日,记者从231省道进入到莲下镇的工业区内了解,在上寨村路段的一家“二料”店,约30平方米的店铺里停放着一台破旧的塑料粉碎机,角落里堆放了十多包灰色的编织袋。店主是一名约30岁的青年男子,自称姓施。当记者表示要购买一批“二料”时,施先生从里屋拿出一把半透明的塑料颗粒,开价9600元一吨。

  次日中午,记者再次来到施先生的“二料”批发店,见到该店多了几包白色编织袋。施先生解释说,他的货基本上都是通过仓库直接发给客商,所以店里不会存放太多的货。随后,他从白色编织袋中取出一小把“二料”给记者看。记者发现这些“二料”由白色非透明的塑料碎片组成,其中还掺杂了一些白色透明的塑料碎片。

  “这些白色透明的料是不是输液瓶?”记者直接问施先生。他先是笑着说:“可能是输液瓶吧。”在接下来的闲聊中,他才承认,那些白色透明的料就是输液瓶,还有其他透明的塑料瓶碎片。

  随后,记者转入到莲下镇永新工业区,一家作坊的女主人明确地告诉记者,掺合在大白桶碎片中的白色透明料,就是打碎后的针筒和输液瓶。“你不说谁知道这些就是输液瓶?现在废品站都不敢明目张胆收购针筒和输液瓶了,所以量比较少。我们都只掺合在其他料中一起卖。”

  2

  "二料"是否掺医疗垃圾难分辨

  据“肥仔”透露,加工出来的“二料”,基本上都是销给周边的玩具加工厂。5月16日,记者在“肥仔”的“二料”作坊,就目睹了一次出货过程。

  当天下午,当记者赶到的时候,见到“肥仔”正在忙着将一辆车牌为粤DU0402的货车倒进仓库内。过了十来分钟,一名搬运工骑着车冒雨赶到,脱了雨衣后在“肥仔”的指挥下,将堆放在仓库内的一包包“二料”往车厢内搬。

  “这些料是要送去哪里?下这么大的雨还能送货出去?”记者见状随口问了一句。

  “下大雨也没事,很近的。”据“肥仔”透露,往货车上装的货正是上次给记者看过的“二料”,即掺合了输液瓶碎片做成的绿色颗粒,价格9400元的那种,共78包。

  就在装货时,门口有辆标有“工商执法”字样的小车经过,几分钟后又转回来再次经过。对此“肥仔”并不以为然,“现在出的货是再生料,谁还看得出来?”

  记者找借口离开后,另一组记者在“肥仔”的作坊附近蹲守,发现标有“工商执法”的小车停到了“肥仔”的作坊门口,两名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进去后,很快又出来并将小车开走。随后,“肥仔”开着上完货的粤DU0204货车从仓库内出来,径直开往工业区的深处。那片区域集中了好几家没有招牌的玩具加工作坊。

  3

  工厂只管加工不管原料成分

  那么,这些来源不同、只经过简单处理加工成的“二料”是怎样做成玩具的呢?在澄海,生产塑料玩具的小工厂一家挨着一家,而且大都没有悬挂厂名。记者随后对这些玩具加工作坊进行调查。

  5月18日上午,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下窖村的阿元,约定到他的加工作坊“谈生意”。一台注塑机和一台吹瓶机,再加上一间一百多平方米大的厂房,这就是阿元的全部家当。他没有生产自己的产品,主要是代别人生产玩具配件。记者采访时,他的两部机器都在生产玩具配件,使用的均是原生料。

  但是记者在阿元的作坊角落里,发现有几包“二料”,其中有一包掺合了各种白色透明的塑料碎片,其中有一些是输液瓶碎片,有的碎片上面还可以看到类似针筒的刻度。阿元坦言,他只是帮客户加工,原料由客户提供,就算是客户送来掺有医疗垃圾的“二料”,他也没办法。

  当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莲下的李厝宫村工业区内一家带加工玩具配件的小作坊。老板阿生在带记者参观其生产车间时,顺便让记者看了客户放在他那里的“二料”,其中一种是阿生自认为质量不错的“二料”,里面也掺合输液瓶等白色透明的塑料碎片。

  据阿生透露,因为原生料的价格浮动比较大,而“二料”则会出现质量不稳定的情况,所以他一直都是包工不包料,自然也无法控制客户使用哪种原料。

  据在澄海经营塑料原生料生意的林先生透露,不需要出口检测的玩具产品,基本上都会使用“二料”,反之则要用原生料或档次较高的“二料”,以便能检测过关。而掺合了针筒和输液瓶等医疗垃圾做成的“二料”,算是档次较高的,而市场上卖的那些“三无”产品玩具,有的就用医疗垃圾来做的。

  4

  三无玩具多用比较差的“二料”

  之前央视曾对澄海的玩具厂家使用含有医疗垃圾的“二料”生产玩具进行报道。报道中提到,在一些玩具生产厂里,用多次回收的“二料”生产玩具,都有股刺鼻的甲醛味道。而甲醛已经被世界卫生组织确定为致癌和致畸形物质,是公认的变态反应源。有研究表明,儿童对甲醛尤为敏感,能造成慢性中毒,甚至引发白血病。

  玩具生产厂工人也说,“有味的这种料就是有甲醛。因为甲醛料结实,甲醛料做出来的产品结实耐用。”原来,多次回收使用的“二料”牢固度很差,在黏合过程中要使用到胶黏剂,而这就会释放出甲醛等有害物质。

  用“二料”加工生产出来的玩具,照样可以进入玩具市场销售。记者看到,部分商家仍在销售一些没有国家质检部门颁发的3C安全认证标志,甚至很多产品连厂址、厂名都没有标注的三无产品。而我国对塑料玩具的生产、销售环节有着明确规定,“必须经过最基础安全3C认证,并标注认证标志后,方可出厂、销售”。

  有商家向记者承认,三无产品玩具,很多都是使用比较差的“二料”。因为不合格,所以大家都不敢印厂名和厂址。而且这类伪劣产品基本都是找人代加工的,“确实也没有厂家和厂名可以印上去”。

  这类玩具的质量无人敢保证,但是,最终却流入到孩子们的手里。